您现在:首页 > 政法专题 > 百名海南自贸区(港)建设中的政法人 >

海南民警原创禁毒MV引网友点赞,他们的这些故事你知道么?

发布时间:2019-02-14 09:29:15   作者:连蒙 董林  来源:法制时报  

点击上图进入专题


“罂粟花,罂粟花,多么美丽的花,你是如此美丽,如此动人的花朵,可是你却伤害了我幸福的家……。”旋律响起,悲怆而震撼。这首《凋谢的罂粟花》的词作者并不是艺术家,而是一直奋战在禁毒一线的海南东方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教导员符冠辉。

2月1日记者在办公室见到他时,他仍能伴着旋律真情演唱。

从警23年的符冠辉从事禁毒工作8年,经历过一线缉毒破案、强化禁毒警察队伍建设、因地制宜组织禁毒宣传,2016年开始创作《凋谢的罂粟花》,希望在海南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的新背景下,以一名政法人的责任担当唤醒人们积极参与到禁毒斗争中来。

与吸毒者交谈追毒品来源

2月1日17时,记者随符冠辉进入东方市戒毒所。铁门在吱呀声中缓缓打开,符冠辉搬来凳子和一名吸毒人员交谈起来,这已经是符冠辉第3次与阿元(化名)面对面。

一周前,符冠辉根据线索带领警员在东方市体育馆附近抓获了阿元,当时阿元神志不清、眼神呆滞,经尿检确认为吸毒人员。符冠辉和阿元的聊天,是想获得阿元毒品来源的信息,但阿元怕被人报复,交谈近1小时,始终吞吞吐吐不愿说明。

图2说:符冠辉与吸毒人员交谈(记者高凌摄).jpg

符冠辉与吸毒人员交谈  记者高凌摄

符冠辉告诉记者,许多吸毒人员不懂法律,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加之被毒品荼毒,性格极端难以信任他人,但禁毒警察的一项重要使命,就是依照法律规定、借助自身人格魅力感化涉毒人员,直至他们在生理和心理上脱离“毒”海,回归普通人的生活。

一线缉毒时刻面临被感染

符冠辉介绍,禁毒民警接触的是吸毒贩毒人员,他们普遍存在极端人格,使禁毒这个职业更危险、被伤害的可能性更大。

2017年7月,东方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和八所港公安分局根据线索对涉嫌贩毒的儋州籍渔民阿亮(化名)实施抓捕,阿亮慌乱间跑进一居民区,符冠辉带领3名民警一路追击,八所港分局另几名民警从另一路包抄,阿亮被合围。阿亮因为刚吸过毒,情绪异常激动,拼命挣扎拒捕,反抗中砸碎了一居民家窗户,玻璃渣划伤了两名民警的胳膊。阿亮被控制后,符冠辉和同事从他身上搜出6包海洛因。

“事后惊出一身冷汗,阿亮得了艾滋病,病毒可通过血液传播。”符冠辉回忆,事后他们立即将两名受伤的民警送往防疫站作防治处理,好在两名民警没有被感染。

符冠辉介绍,吸毒人员时常伴有肺结核、性病、艾滋病等疾病,在一线抓捕中时刻面临着被感染的危险。 年轻的禁毒大队民警梁智亮表示,“符教导员发挥‘传帮带’作用,从一线抓捕到思想教育再到禁毒宣传手把手带新民警,始终在一线和同事们并肩作战,是令人敬佩的前辈”。

图4说,符冠辉(图右)与吸毒人员交流谈心,挖掘线索(记者高凌摄)     .jpg

符冠辉(图右)与吸毒人员交流谈心,挖掘线索  记者高凌摄

符冠辉介绍,经过大家共同努力,2018年东方市刑事犯罪发案数比2017年减少了一半,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大大提升。

原创禁毒歌曲迅速成网红

“见了太多人因为吸毒痛不欲生、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从参加禁毒工作的第一天我就暗暗下定决心要写一首通俗易懂、简单明了的禁毒宣传歌曲。”《凋谢的罂粟花》则表达了一名吸毒人员对社会和父母的忏悔。

谈起创作初衷,符冠辉跟记者讲述了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故事。 2010年是符冠辉进入禁毒大队的第一年,11月阴冷的一天,接群众报警有人死亡后,符冠辉和派出所民警立即赶到现场,看到的一幕令他触目惊心:一名十几岁的年轻人因吸食海洛因过量死在八所镇一偏僻的垃圾堆旁,骨瘦如柴,双手呈怪异的姿势,身旁散乱着一地的注射器。

“那是家中的独生子啊,父母哭晕了好几回。”谈到当年的场景,符冠辉鼻头一酸倍感惋惜,称一朵鲜花还没来得及绽放就枯萎了,着实让人心疼。在这之后,他萌生了写歌唱歌劝人远离毒品的想法,然后是沉淀和酝酿,2016年自己作词自己录制完成。2018年11月,《凋谢的罂粟花》通过QQ音乐等各大网络平台传播,好评如潮,网友纷纷点赞“发自肺腑之声,感人至深!向战斗在一线的禁毒民警们致敬!”“歌声优美、传递正能量”“致敬一线缉毒先锋”。

为了将禁毒宣传深入人心,符冠辉经常组织民警进企业、进村庄、进社区、进单位、进学校,2018年发放《致青少年的一封信》30万份,宣传单、宣传册3万余份。

据统计,全省禁毒三年大会战开展以来,东方市共查获吸毒人员158人,其中强制隔离戒毒117人,社区戒毒31人,行政拘留10人;共破获毒品犯罪案件81起,刑拘毒品犯罪嫌疑人115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