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以案说法 >

云南一女婴出生后脐带大出血,13天后不治身亡 医院漏诊延误治疗被判赔偿

发布时间:2018-12-05 16:23:15  来源:海南政法网  

      距离2017年4月13日已经过去了一年半的时间了,但是陈先生、李女士夫妇心中的伤痛却难以消除。一年半以前,李女士在大理州宾川县人民医院诞下爱女,婴儿出生4小时后,被发现脐带大出血,13天后不治身亡。悲痛之余,陈先生将医院起诉至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法院一审判决医院承担全责,赔偿71万元。医院不服判决提起上诉,近日,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宾川县人民法院上诉,维持原判。

  案情回顾: 出生4小时婴儿脐带大出血

  2017年4月13日19时48分,宾川县某村村民李女士在宾川县人民医院顺产娩出一名女婴,出生时女婴体重2.5千克,状况良好。在产房观察了两个小时之后,婴儿被抱到妇产科病房,与母亲同住。23时48分,李女士发现婴儿皮肤苍白,发出了呻吟声。“刚出生的婴儿怎么会呻吟?”李女士的家人忙抱起婴儿去找产科医生,医生让他们把孩子抱到儿科去。“医生到了病房后,一直不让我们把包裹婴儿的小被子打开,说是怕新生儿着凉。当时同病房的两名产妇也生了孩子,怕刺着孩子们的眼睛,病房里也没有开灯。”李女士的家人说。

  到了儿科以后,医生解开包裹婴儿的小被子,才发现婴儿脐带大出血,被子里面一层层的裹布已全部被鲜血浸透。医生为婴儿重新结扎了脐带,止住了出血,但此时婴儿已经严重失血。之后,一家人将婴儿转院到大理州妇幼保健院治疗,但最终孩子还是因抢救无效死亡。

  婴儿死亡后,家属申请了司法鉴定,同时一纸诉状将宾川县人民医院和大理州妇幼保健院告到法院,要求两被告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共计75万余元。

  法院判决:

  县医院担全责赔偿71万

  庭审中,原告的代理人拿出了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报告,而这份鉴定报告让陈先生夫妇泣不成声。鉴定意见显示:“被鉴定人李女士之女死亡原因为脐带出血、失血性休克继发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医方的过错与被鉴定人死亡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医方承担全部责任。患儿于2017年4月15日11时13分转入大理州妇幼保健院治疗时,已处于失血性休克不可逆转期,病情极度危重,频临死亡。大理州妇幼保健院的处理过程符合诊疗规范,无过错。”

  面对司法鉴定报告,被告宾川县人民医院代理人称,患儿在转入新生儿监护室治疗时,患有新生儿肺炎,应由患儿承担一定的责任,减轻院方医疗责任。被告大理州妇幼保健院代理人表示,患儿入院后,院方抢救及时、措施得当,对患儿死亡不承担医疗责任,请求法庭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参照司法鉴定结果,最终判决宾川县人民医院赔偿陈先生夫妇各种经济损失71万余元;大理州妇幼保健院不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判决后,宾川县人民医院不服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释法:

  医患双方有异议应及时尸检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军表示,《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第26条规定:患者死亡,医患双方对死因有异议的,应在患者死亡后48小时内进行尸检;具备尸体冻存条件的,可延长至7日。若案件的损害后果是患者的死亡,尸体解剖对于患方的维权是至关重要的,此举能够发现患者死亡的真正原因,从而判断是否存在误诊、漏诊及延误治疗等。

  该案通过尸体解剖最终查明患者死于脐带出血所引起的失血性休克,解剖结果对判断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在该案中存在漏诊以及延误治疗上起到了关键作用。李军建议,涉及患者死亡的医疗纠纷案件中,患者的近亲属要重视尸检的重要性,同时要注意尸体解剖的时间。(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