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首页 > 政法文化 >

这位画漫画的小姐姐,是位刑事法官

发布时间:2018-12-06 15:42:39  来源:中国长安网  

在北京朝阳法院少年法庭的墙壁上

挂着一组漫画

漫画讲述了一名少年犯

因沉溺网络游戏而走上犯罪道路

最后得到谅解获得新生的故事


这组漫画的作者是

朝阳法院法官刘佳

刘佳说

漫画是她少年“尘封的礼物”

是她珍贵的童年记忆

而今

这件“礼物”被从事法律职业的她

“开启封印”

给她无尽的满足和欣悦

尘封记忆:

给课桌“美容”受同学亲睐

刘佳出生于1984年,2009年研究生毕业以后来到北京市朝阳法院工作,最初是在少年庭从事少年审判,2017年成为朝阳法院刑二庭审判员。

在刘佳的记忆里,她与漫画的接触源于小学五年级看的连环画。当时,写满少女梦的连环画逐渐流行,一本书往往要在多名同学之间传阅。“那个时候零用钱都很少,我要攒好久的钱才能买一本漫画书。同学们也一样。所以,拿到书都是互相借着看。买到最新一册,不仅能最先看完还能借给周围的小朋友,这是当年我最开心的事儿。”这些漫画承载着很多女生童年的梦想——芭蕾、溜冰、美丽的公主……

在刘佳的记忆里,她最喜欢的漫画叫《溜冰娃娃》,因为太过喜欢,刘佳开始在稿纸上甚至课桌上临摹漫画中的人物。“没想到偶尔在课桌上的涂鸦,获得了小伙伴的称赞。于是我就舍不得擦掉,把图画留了下来。”刘佳面带笑容地回忆,那个时候学校里的座位是轮换的。由于刘佳的桌子上有漂亮的图案,小伙伴都争着要去她的座位。坐到她座位的同学即使后来再换座位,也会带着桌子一起走。年少的刘佳之后经常在稿纸上,或作业本上画插图,在同学间也有了“会画画”的名气。

然而,随着学业负担越来越重,刘佳与漫画渐行渐远。

绘画的礼物:

少年法庭亲情室挂上法官“手作”

刘佳后来顺利地考上大学,又成为了一名法学硕士研究生。2009年,进入朝阳法院少年法庭,成为法官。一次偶然的机会,刘佳在收案簿上的插图被同事看到,“你画的真好”,同事羡慕地说。刘佳突然像回到少年时期那个和小伙伴传阅漫画的年代,尘封的记忆被打开……

2016年,少年法庭亲情室需要挂一组漫画。刘佳有绘画特长的事儿被领导获知。“这画就由你来画吧,试试看 。”刘佳根据少年法庭审理的一件案件,画了一幅五图漫画,很快交了稿。在这组漫画中,一个男孩因喜欢打游戏长期泡网吧,耽误了学业;家长得知后非常愤怒,断了孩子的零用钱;小男孩缺少网费,将手伸入了他人的书包进行偷盗,最终被抓。当案件被送到朝阳法院少年法庭之后,法官邀请了他的父母,对他进行了亲情教育,孩子被判“社区矫正”,痛改前非,回归社会。刘佳说,这是一个真实的案例,也反映了网瘾少年易走歧途的社会现实。“作为少年法庭的法官,我对这些孩子感到痛心。不仅在绘画中,在现实中我也希望给他们帮助。”这组漫画一直挂在少年法庭亲情室的墙上。


从少年法庭到刑庭工作以后,刘佳还给单位的党课配过插图,参加院里的文艺比赛。为了画好漫画,刘佳到处查阅资料,“尤其是国图,我看到喜欢的,就把图复印下来,攒了一大堆资料。”刘佳说,她很享受把心仪的图案搭配起来,形成一幅画作,“就像女生搭配衣服一样,让我特满足。”2018年,刘佳在朝阳区的“不忘初心?崇洁尚廉”文艺比赛中获得漫画类优秀奖。

最近,刘佳打算用“哈利·波特”和“超级玛丽”的形象为基础,创作一组反映刑事法官日常的作品。“现在,互联网上的素材很丰富。我不仅去图书馆找素材,网上的素材也给了我不少灵感呢。”

心愿:

孩子也能得到绘画的馈赠

刘佳是一位二胎母亲,有两个活泼可爱的孩子,老大是儿子,老二是女儿。最让刘佳欣慰的是,儿子也表现出对绘画的兴趣。“本来我想让孩子学钢琴,没想到在去试听钢琴课的那天,孩子又去试听了美术课,最后他选择了学习绘画。”刘佳说,现在孩子学画画学的很开心,一拿起画笔,就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她也经常带着儿子到处看动漫画的特展。“作为母亲,我希望我的孩子也像我一样,得到绘画的馈赠。”刘佳说。